月夜摩羯 · 尚哲

无病呻吟,斯文败类,心无定所,此为何人

红豆聊天体试水2

可能ooc
请勿上升真人
链接见评论
我真的敲喜欢这个戳戳戳的软件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心都化了

闲谈6

啊…
破六百粉了
这几天连续上补习班
十几天嘤嘤嘤嘤嘤…
打死这只嘤嘤怪↑
相声圈说实话,真的是不算热,一共也没多少人,我一个专注于傻白甜的无良写手能走到今天,一路多谢各位亲的喜欢
顺便隆重表白一下这段时间马不停蹄给予尚二哲鼓励的亲,就不一一点名了,毕竟人傻钱不多😂
从寒假,到暑假,600个粉丝,130+的文,闷热的夜晚,着实感慨颇多,人有了倦怠心,不像以前那样高产了,而且整日沉迷补课和镇魂无法自拔…
就,看吧
郭老师说过,属看吧最不是人话=͟͟͞͞(꒪ᗜ꒪ ‧̣̥̇)

还是那句话,当初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抽就加上了,一直延续到现在

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卧龙先生

红豆聊天体试水1

http://t.cn/Rd3yHWH

昨天说什么复制不了链接,现在终于弄好了
困得要死要活也没啥剧情,就看个乐儿吧

就不知道为什么是什么复制不了链接
12天补习班生涯正式开始
红豆第一次试水
沙雕对话
亲们就当图个乐吧

贪恋(甜,一发完)

可能ooc
请勿上升真人

高筱贝对拥抱有一种特殊的迷恋,190+的青年,偏偏喜欢紧紧抱着自己心中认为亲密的那个人,再被那个人紧紧回抱 ;
这种认知尤其是其师父栾云平清楚不已。

这小兔崽子就喜欢抱我然后把我的头按在他胸口!

但是栾云平不得不承认,当他有些腼腆的徒弟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向自己张开双臂的时候,他心软下一大块,再多拒绝的语言,堵在喉咙中,都化作了无奈默许的表情,然后被脸上写满笑意的青年轻轻抱进怀里,一点点收紧臂弯。
                 
             
高筱贝的世界,有一半都是他师父。
                
              
在栾云平家待的时间最多的就是高筱贝,有时候拎着油条豆腐脑站在男人家门口,有时候空着肚子趴在餐桌上等着师父熬粥 ; 高筱贝瘦,但饭量不小,一锅米饭,栾云平自己吃,一天两顿能吃两天,跟高筱贝一起,一天都撑不过去,回回栾怼长说养不起养不起回回做什么大菜第一时间给青年打电话。
有一次栾云平弄了一盘大虾,还没往上浇汁儿的时候给高筱贝发了条微信,等了几分钟也没见那边回,男人也没再催,他知道那小孩儿放不了鸽子,把手机搁一边,开火熬汁儿。
果然刚把凉菜摆上桌的空儿,门锁就把拧开了,高个子青年捏着栾云平给他的房门钥匙蹭进来,闻见番茄汁的味道眼睛都亮了 ; 这点小细节没逃过栾云平的眼睛,手撑着桌子笑着说 :
“你说你天天就知道吃,怎么的就不胖啊 ”
“我也不知道啊…”
青年也笑,习惯性地低头,找把椅子坐下,对桌子上散发着清香的凉菜蠢蠢欲动 ; 栾云平在青年坐下之后才能顺利地拍一下他的头,把厨房里的菜都端上桌,坐到馋得恨不得直流口水,却坚定地等着自己下第一筷的高筱贝对面。
“不用等我,吃吧 ”
“师父您先吃 ”
高 · 腼腆 · 筱 · 胳膊长就是了不起 · 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夹了一只虾放到栾云平碗里,0.01秒后又飞速地夹回来 ; 栾云平见怪不怪地看他剥完皮,红着耳尖把虾仁戳到自己面前的碗中。
                  
                
高筱贝性格有些腼腆,笑起来却十分阳光,会做一些无聊而格外有趣的事,也会喝醉,会在看动漫的时候流泪,会单膝跪在地上,轻轻抱住坐在书房睡着的栾云平,他是不折不扣的大男孩,单纯、洁白、一如水洗,即使极小一部分时间他师父会因为他的耿直而哭笑不得。

同学聚会喝酒是很正常的事,所以当栾云平收到青年发来的短讯说自己喝得有点晕可能回不了宿舍时,他并没有多惊讶,回了句【等着我】就开车赶去了,到的时候才发现高筱贝何止是有点晕,长颈鹿一样瘦长的身形缩成一团坐在马路牙子上,胳膊抱着折叠成两半的腿,在北京来来往往的车灯中,显出几分落寞和孤寂 ;
“筱贝,筱贝 ”
“嗯…师父…”
青年还能站起来,靠在栾云平身上往车那边走,垂着眼睑抿着嘴唇,像做错事的小孩子 ; 栾云平总是生不起他的气来,艺,他勤勤恳恳,很少犯忌,悟性也很高 ; 德,他温柔善良,小区方圆几里的野猫野狗都认识他 ;

什么时候我也这么双标了?
想不透,便不想了罢。

【师父,我到家了】
栾云平在厨房熬醒酒汤,看见这条来自卧室中攒成虾米的高筱贝的短讯,笑得几近岔气。
【我知道】
【对不起师父,我不该喝多的】
【但我现在分不清你是醉是醒了】
青年温柔地从后面抱住他师父并无几两肉的腰,下巴抵在男人的后脑勺,这般出格的行为,虽然第二天一早清醒过来的高筱贝并不想承认,但心心念念的人一夜间终于变成了恋人仍然使他兴奋地抱着栾云平甚至试图转几个圈。
“醉着呢,有个手电筒都想当杆爬 ”

“师父,我喜欢你 ”
              
               
这混小子。
栾云平拿着书,默许了大型鹿抱着自己不撒手的行为。
                    
                
高筱贝的世界的另一半,全都是栾云平。
                    

孟鹤堂回回当婚礼司仪都哭(和题目没关系,be预警,一发完)

可能ooc
请勿上升真人
题目瞎起的
点梗第三弹
@路远

陶阳要结婚了,表现最积极的却是张云雷,帮着忙前忙后,站得腿都痛了也不肯歇着,甭说杨九郎,连陶阳看着都心疼,连哄带劝让张云雷去休息,好容易才把这位兴奋得好像要和杨九郎结婚似的的青年弄回家 ;
不光因为他更愿意亲力亲为,也因为他清楚,张云雷这般积极的原因。

郭奇林借口身体不适不便走动,他是在帮郭奇林补上这份殷勤。

他们从没在一起过,每一个亲昵的举动都有一句“自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做幌子,所以尽管夹杂着心知肚明却不能公开的爱,也做得无比自然 ;
陶阳发烧时,郭奇林在厨房守好几个小时只为熬一碗汤,而当郭奇林参加完《欢乐喜剧人》决赛后喝醉的晚上,陶阳一直倚在床边悉心照顾他。有人由衷夸赞说,这就是多少人都追求并渴望的友谊,只有陶阳和郭奇林明白 ;

这是爱情,是难求亦难得的、遥不可及的爱情。
                
                  
“大林 ”
张云雷进屋没找到自己的外甥,便知道他在阳台,减肥后清瘦的背影孤寂地坐在午后的阳光中,手边放着一壶茶,早已没了温度。
郭奇林应一声,慌慌张张地抽几张纸巾往脸上抹 ; 他没有回头,张云雷也没继续靠近,拽一把椅子坐到离他莫约两三米的地方 ;
“姑娘我看见了,长得挺漂亮,就是没有双眼皮 ”
“嗯,他说过他喜欢眼睛小的 ”
“是啊,比一线天大不了多少似的 ”
郭奇林被逗笑了,放松全身瘫在藤椅上,声音多了几分轻快 :
“那次是我刷微博,看到好多说我随我爸的,一双眯眯眼,他就在我旁边背戏本儿啊,知道之后就把本儿搁到一边,捧着我的脸跟我说,”

我就喜欢眼睛小的,尤其是小得像郭奇林的。

“你说他那时候表情贼认真,我怎么就怂了呢,手机都没拿就跑了,在老阎家躲了好几天才出山请他吃了顿饭算是道歉,要是不怂不跑不躲,我琢磨怎么的也可以耽误他几年,不让他就这么英年早婚啊 ”
青年的语气太轻松,甚至带上了点儿笑意,听得张云雷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心,换一个让自己舒服一点的坐姿,咂摸了半天这一大段话,却竟一时分辨不出自家外甥的真实想法 ;
越是分辨不出越让青年心情复杂,下意识摸了一下裤兜,才猛然想起杨九郎把他的烟都扔了,到底是打小一块儿长起来的,郭奇林头也没回说了一句 :
“老舅,我这屋可禁止吸烟,舅妈都嘱咐我多少回了不能窝藏烟民 ”
张云雷暗自嘀咕了句“你叫我老舅准没好事”,心里有口气怎么也散不出去 ;

他清楚得很,郭奇林这房子为什么禁止吸烟。

陶阳唱戏,是靠嗓子吃饭的,闻不得烟味和其他刺激东西,有一次家里几个师兄弟聚会,郭奇林打发陶阳出去买饮料,然后挨个儿让他们几个掐烟,从自己到孟鹤堂到曹鹤阳,就差没搜身扔打火机了。
那会儿所有人都笑着掐了烟,所有人都夸少班主贤惠,所有人都以为郭奇林和陶阳的恋情是必然。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

从烧饼曹鹤阳轮流结婚开始,两个人就心照不宣地意识到,要么逆流而上,大胆地说我爱你,要么安于现状,来一场不说分手的分手 ;
哪怕他们从来没在一起过。
谁规定一个人的心一辈子只能容纳一个人,谁规定说爱过的人不是依然深爱,谁规定爱他,就一定不会真心实意且满心欢喜地做别人的新郎。

郭奇林觉得口渴,拿起茶壶才反应过来茶已经凉透了,起身去沏一壶热的,还顺手给张云雷拿了一条盖腿的毯子。
“老舅,谢谢你 ”

青年心里的那口气终于松掉了,当他听见郭奇林声嘶力竭的哭声时。

哭完了,也就忘了不是吗。
                 
                 
司仪是孟鹤堂,伴郎团由周九良杨九郎等一行人组成,张云雷充当神父的角色,递戒指则交给于筱怀 ;
身穿白色礼服的陶阳忙着迎合新娘从五湖四海专程赶过来的亲人朋友们,新娘笑起来很美,很开朗,天蓝色的礼服在阳光中闪烁着点点亮光。

仪式进行到一半,孟鹤堂握着话筒说着早已排练好的话,眼睛一如既往红得很快 ;
“请证婚人为这对幸福的新人送上戒指。”
于筱怀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郭奇林捧着红丝绒的盒子,一步步踏着红毯走向礼堂中央 ;

如果新郎身边只有孟鹤堂,会不会是另一番光景。

“妹儿啊,这小子要是敢对你不好,尽管跟我说,咱后台有的是人 ”
姑娘点头,欣喜之情映衬着陶阳一脸“我怎么可能欺负她”的无奈表情,所有酸楚,陶阳都故作忽视地隐藏在心底 ;
                  
                 
每次孟鹤堂当婚礼司仪都要哭,这次也不例外 ;
就像一个入了戏的、失败的说书人。
说书人是戏外人。
                   

相思负谁(有虐,he,一发完)

可能ooc
请勿上升真人
点梗第二弹
@糖二果
不求而得往往就是求而不得。
                    
                
张云雷有时候总觉得自己记性不好,虽然身边的人都表示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他还是写起了日记,用封皮印着普雅花的本子,自认为矫情得像暗恋隔壁文艺委的少年。
                      
                  
有些事情就像顺水推舟,没有人点破,也无人从中作梗,就那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
就像张云雷和孟鹤堂的相恋,同一根烟,同一杯酒,朦胧之间,无声应允了彼此亲吻的动作 ;
又像张云雷和孟鹤堂的分离,没有蝉鸣的夏夜,相顾无言与无意义的泪水过后,仍是朋友。

“小哥哥,什么时候回北京啊?”
青年倚在角落与那一头的男人通电话,厚重的头发因为低头而遮盖了大半笑得欢畅的表情 ; 郭奇林陶阳两个小孩儿在大厅跑来跑去,惹得几位老先生哈哈大笑。
“估计等夏天过了吧 ”
孟鹤堂刚从台上下来,一边抬高肩膀夹着手机跟张云雷说话,一边解着自己大褂扣子 ; 里面白色的T恤衫被汗水浸了个透,贴在身上蛮不舒服,但他不在意那么多有的没的,将大褂收进柜子,跟青年又说了几句才挂掉电话,换水裤回宿舍。
张云雷看着手机屏幕里小哥哥三个字看了许久,暗叹自己怎么就想不通透这些事,敛起笑意,腼腆地走到郭老师旁边 ;
“这是小辫儿,小时候唱太平歌词的。”
                      
                   
张云雷放下笔,抿一口微凉的茶 ; 即使园子里泡了大半天才回家,月色早已覆盖层层绯红的晚霞,他仍没有丝毫困意,拿起因为总掉到地上而偶尔有些断油的笔 ;
                    
                 
夏天走得很快,转眼间便到了早秋,孟鹤堂也终于回到北京德云社 ;
彼时张云雷已经换了粉丝口中的泰迪发型,淡黄色的头发扎起一条不长的辫子,他的外号还是叫“小辫儿”,但比小时候更多了几分英气。
相声演员有意思得很,台上扭捏得似条赤链蛇,台下却十分少言果断,不过孟鹤堂仍是叫张云雷小妖精,张云雷则称呼这位比他大几岁的男人为小哥哥,一声一声,两个人都无比自然。
“晚上聚会来不来?”
“要是就你一个我就去 ”
张云雷毫不收敛地说着撩人的话语,孟鹤堂只当他是开玩笑,毕竟这样暧昧的玩笑话,在他们两个之间已经不少了,是真是假,也不过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行,那咱俩单独聚 ”
这句话颇有些冒险,所幸张云雷十分愉悦地答应了。男人将手机甩在一边,突然懊悔自己的、亦或对方的妥协 ;
心动、喜欢、还是义无反顾的爱,孟鹤堂不想了解得过于清楚,只什么力量在推着他靠近那个青年,那个与他太过于熟悉,每句话语都透露着默契的人。
                 
              
【不求而得,是你赋予我的、令我迷惘的甜蜜 ; 如果说唯有疯狂易解,那么但愿这个夜晚徒留喝醉。】
                    
                   
烟盒中只剩下一根烟,张云雷点燃烟夹在纤长的手指之间,眼睛紧紧锁在手中捏着琉璃酒杯的孟鹤堂身上 ;

他们认识很长时间了,长到张云雷有一天发现,他总是不自觉追随孟鹤堂的身影,男人的一抹笑意,或一滴眼泪,都让他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把那个人拥在怀里 ;
这大概是喜欢 ;
这大概是爱。

年轻的血液向来是容易被点燃的,烟和酒精的味道不断刺激着两个人一直隐藏在心底的大胆的举动。最先站起来的是张云雷,径直走到孟鹤堂前面弯下腰,沉重的喘息落在滚烫的唇齿之间。

于是第二天,当张云雷和孟鹤堂出现在师兄弟们面前时,青年的手揽着男人的肩膀,上扬的嘴角尽是难以掩饰的欢喜,孟鹤堂虽然没说什么,但面对其他几个人的惊讶眼神,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
两个人的关系持续高温,只要是没有人的地方就可能会交换一个甜腻的吻,晚上八爪鱼似的把对方缠住,一直睡到晨起,揉着惺忪睡眼道一声早安,即使不在一起演出,也要趁着空闲时间打个电话发段微信 ;
张云雷对孟鹤堂有亲昵,孟鹤堂对张云雷有依赖。
                  
                 
笔又断油了,可青年懒得再去书房找一根新笔,用力甩了甩,在废纸上划两下,勉强还能出油,只是有些断断续续的,若是以张云雷平日的洁癖的和强迫症,怎么的也得一笔能写个完整字,但已经快深夜了,将就一下倒也没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厌倦于黏着彼此做一些腻歪的事,不想分享自己本来也不怎么富裕的床位,两个人都忙于演出,更有理由晚点回家,洗完澡直接盖着自己的被子睡觉 ;
说没有爱了吗?他们都矢口否认,并且不得不承认,张云雷仍喜欢在抽完烟后亲孟鹤堂,男人也乐得接受青年带着烟味的缠绵的吻 ;
只是这样没意思了 ;
“小妖精,没意思了。”
                
                  
【求而不得,是我给予你的、哪怕自己也遍体鳞伤的痛感,刻刀琢玉,却没有人能够保证,刀刃落下的一瞬间,玉是否依旧完整。】
              
                 
封箱,张云雷一如既往停留在角落,虽然性格比以前开朗多了,但还是改不了一到大场合就远离人群的习惯 ; 手里拿着玉子,轻声敲打着烂熟于心的曲段 ;
孟鹤堂自然是闲不住,满后台东跑西颠,好几次都从不挪窝的青年不远处掠过去,只是无人解答这个问题 : 为什么他们不肯转头,不肯放下自尊告诉对方,他仍爱他,为什么固执于这一份倔强,粉身碎骨,痛彻心扉。

张云雷出事了,摔得不省人事 ; 当青年醒过来时,就已经是躺在医院的重病监护室了,身边围了很多师兄弟,还有师父和师娘,看到他睁眼,都十分兴奋,但张云雷身体还太虚弱,意识也不清醒,迷迷糊糊又睡过去了。
青年每次睁眼都能看见一群人围在床边,搭档,朋友,家人,然后不知何时又在各种安慰声中睡着,一个星期过去,始终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人。
那天半夜,张云雷发起了烧,医生给他输上液,嘱咐了一直偷摸守在外面的孟鹤堂一些注意事项就走了,并且提醒他有事就按医铃 ; 孟鹤堂点点头,终于从门外走到病房里面,床上的人躺在各种仪器中间,太安静,反而容易使人伤感。
“小哥哥…”
张云雷突然张口呢喃了一句,吓得孟鹤堂以为他醒了,可多年同居累积的经验又告诉孟鹤堂,眼前这人仍睡着,不过是说起梦话而已 ;
“我在呢,小妖精,我在呢 ”
男人并不知道他能否听见,可他还是柔声地回答,望着黑暗中青年苍白的脸和干燥的唇,眼泪顷刻间覆满了眼睛,眼前的场景使他很难笑得出来,却轻而易举哭出了声。
“小哥哥…我想…想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
                           
                     
盖上笔帽,张云雷终于放过了濒临报废的笔,打个哈欠,去厕所洗了把手,掀开被子躺进去,还沾着水的冰凉气息的手环上男人的腰 ;
“小妖精…忒凉…”
孟鹤堂皱眉嘟囔了一句,却没有拨开青年的手。
                  
                 
【你是我的普雅花,是我对爱情的永恒坚守,是我们经历过分离后,更加珍惜彼此的见证,你曾是我的不求而得,又恰恰成为我的求而不得,你是信仰,和我的恋人】
                  
               

不一样(甜,一发完)

可能ooc
请勿上升真人
点梗第一弹
@均天小松鼠  @我腐我快乐!

陶阳在其他人眼中,就像一位从书中走出来的翩然君子,无论是一丝不苟的站相,还是淡然平和的神情,都活像一位看破世间沧桑的游世者,除了…
于筱怀。

自小便没吃过什么苦,即使成年步入社会也一尘不染的小孩儿,跟陶阳共处同一屋檐下也有段时间了,深刻体会到游世者也有一颗能说会闹的心。

那天天气蛮凉爽,于筱怀缩在床上贪睡不愿起床,陶阳则起了个大早在阳台吊嗓子,因为怕吵到熟睡的小孩儿,还特意关紧了阳台的门,沏一壶清茶放在小茶几上,白色等等扇子安静地躺在一旁 ;
筱怀送的,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连挂在扇骨上的流苏,都是陶阳喜欢的、素净简单的月白色,虽然没有艳丽的装饰,却恰好应了青年的心思,对这把扇子爱不释手,在家唱戏、听戏、钻研戏本时,几乎都轻轻握在手里,上好的梨花木挂了浆,更带几分时光静谧和岁月沉厚的美好 ;
“师叔…”
小孩儿刚睡醒,隔着门也听见阳台上那人清澈透亮的嗓音 ; 盯着一脑袋炸毛推开门,灰色的居家服松散地搭在身上 ;
“师叔,早上吃啥?”
“起床就问吃,赶明儿你就胖成小猪了。”
对眼前的师侄,陶阳总是宠爱万分,说话的语气不自觉揉进了些许温柔和笑意 ; 于筱怀拉一把椅子坐下,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扇子 ;
“这是我送的那个吗?”
“对,但他现在是我的了。”
青年口上这么说,终究是没有在意小孩儿将扇子翻过来倒过去的小动作,端着茶杯小口小口地啜茶 ;
“一会儿我下点儿面条,再有几个小时就中午了,少吃点儿。”
于筱怀应一声,伸手去顺陶阳手中的茶杯,却被青年青年横空阻断,修长白皙的手指勾着于筱怀的手,似乎又不太满意这种姿势,手一转换成了亲昵的十指相扣 ;
“你不爱喝,苦。”
小孩儿生得白,脸皮又薄,只一个动作就让他红了脸,明亮的眼睛不敢直视陶阳,却情难自制地瞄向两人紧扣的双手 ;
青年看着他害羞又纠结的小表情,面上的笑容更甚,于筱怀自知说不过眼前这个切开黑的师叔,只得嗔怪着催他快去下面条。

陶阳本来也不太会做饭,一直都是在郭老师家,直到搬出去和于筱怀住在一起,看护自己那时尚未成年的小恋人,才开始学着做饭 ; 知道小孩儿爱吃面条,陶阳就专门去和师娘请教怎样煮面,所有他爱吃的不爱吃的,陶阳都记得清清楚楚。

于筱怀趴桌上,眯着眼等着迟到的早餐时间 ; 陶阳端着冒热气的面条从厨房出来,急匆匆地把碗放到桌上后就感觉吹了吹被烫得发红的手指 ;
“师叔,没事吧?”
“都红了 ”
陶阳把手伸到小孩儿面前,其实他的手早就没事了,可就是有意逗逗自己家单纯的小恋人 ; 于筱怀担忧地看了半天,刚想开口问青年用不用冰敷,青年的手指就一下子抚摸上小孩儿的嘴唇。

为什么别人家的陶老板都那么正经,我们家的就不一样?
——于 · 面红耳赤 · 筱 · 我还是个宝宝 · 怀
                 
               

点梗结束

就,实在是懒得自己想梗,但总不更文也不是个事

然后接下来一段时间要完成的文
以下按顺序排列

阳怀 甜✔
辫堂 有虐,he✔
桃林 be✔
桃林 he
良堂 黑化
贤梅 甜

小高栾不一定,看吧(灬°ω°灬)

一句话脑洞(甜,一发完)

可能ooc
请勿上升真人

张云雷,你若一辈子不识春风其暖,我便一生一世陪你共看冬雪之寒。

杨九郎,我要用尽最恶毒的咒语,诅咒你一世幸福,体会不到痛苦的滋味。
                 
                 
孟鹤堂,你明白不会有人像你,洁白如莲,繁华似锦。

周九良,你是书法的最后一笔回锋,不可或缺的点睛之笔。
              
            
曹鹤阳,我没有各种各样哄人开心的情话,所以只能将我念给你听。

朱云峰,我在人生的大起大落中遇见你,初次见面即缘定终身。
                
             
郭奇林,共君相伴数十载,你我竹马深情亦是伉俪情深。

陶云圣,曾经沧海难为水,再难有人如你宛在我的心扉。
             
               
栾云平,一年之差与你我而言,是一念之差便注定的爱恋。

高峰,岁月不留情,数载催人老,感谢你我终归是最初的模样。
               
             
梅九亮,别离不抵我在原地,始终停留,始终守候。

秦霄贤,当我蓦然回首,谢谢你的笑颜依旧。
                
               
李鹤东,我的所有包容与欢愉,意愿为你在孤单的夜晚绽开。

谢金,是我难以舍去所有那些戾气,是你让我为了一个人极尽温柔。
               
                
孙九芳,上帝捏一缕星辰凝结成你的眼睛,照亮我们的夜色。

郭霄汉,上帝赋予你拨动琴弦的手指,拂过我们的过往岁月。
                
                
刘筱亭,我兜兜转转走过无数岁月,原来只为遇见你后停下脚步。

张九泰,当一个人容颜不在,繁华已逝,我却始终庆幸有你在身边。
                 
             
一个词,一句话,一页篇章,承载了你我太多太多难以言喻的爱恋
那些渐渐朦胧却仿佛依旧清晰的回忆

亦或

爱情是廉价的附庸品
如同长发女孩的发绳不可或缺
当我挽着你的手
时间
就定格在了那一刻